[ 专题 ] 对全年龄作『现在就想告诉哥哥我是妹妹』的碎碎念①

2018-4-25 10:11| 发布者: zs392172296 |原作者: 游龙 |来自: 二次元狂热

简介:然而,就在笔者以为两人会就这样在对方的激励之下各自解决自身所存在的问题时,剧本作家却靠着陆斗母亲的一封信把陆斗与良子之间的问题给打发了,把这条线最后的舞台留给了步梦和一场车祸。 ... ...

【引言】Introduction

 

二次元世界,性别一直是创作者们所钟爱的题材之一。被誉为日本漫画之父的手冢治虫就曾经绘制过一部以男装丽人为主角的漫画『蓝宝石王子』。少女漫画史上的经典作品『凡尔赛玫瑰』的女主角,也是一个从小被当作男孩养大的女性。这些女扮男装的形象,都在日本动漫史上留下了深刻的烙印。而在近几年,类似的形象也屡见不鲜,如被网友戏称为“名作之壁”的热门后宫作品『IS』中,女主角之一的夏洛特就曾以男装示人。

至于另一个与性别相关的概念“伪娘”如今早已深入人心,而其形象也从当年『逮捕令』中双叶葵那样的成熟大姐姐型开始转为现在广为人知的“可爱的男孩子”。除此之外,男生变成了女生、男女生互换身体等等与性别相关的故事也屡见不鲜。这一题材的盛行,得益于男女之间生理、心理以及生活习惯上的诸多差异。GalGame品牌fairys201212月推出的全年龄作品『现在就想告诉哥哥我是妹妹』(いますぐお兄ちゃんに妹だっていいたい!』,下文简称『现妹』)可以说是这一题材的最新演绎。

 

【弟弟?妹妹!——三谷步梦】Mitani Ayumu

 

本作在性别上绕的圈子也许是前所未有的。故事伊始,男主角三谷陆斗的父亲三谷直真告诉他自己要再婚,而且对方也有孩子。对于已故的母亲一直感情颇深的陆斗一开始其实有些排斥,不过和对方见面之后发现直真的再婚对象三谷良子人还不错,也就同意了这件事。唯一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自己的新“弟弟”三谷步梦,因为“他”怎么看都像是个女孩子。更为奇怪的是,这个“弟弟”去学校的时候是以女生的身份穿着女装去上学的。而且,“弟弟”的女装姿态陆斗非常熟悉,因为她就是那个在自己查看中考录取结果的时候帮自己捡准考证的女孩子。

从作品的名字就能看得出,步梦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可爱的男孩子”,而是名副其实的女孩子。因为小时候曾经在托儿所里有一个非常值得她依赖的男生,所以她非常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个像那个男生一样值得依赖和撒娇的哥哥,连做梦都会梦到自己有了哥哥。对于她来说,陆斗的出现正好随了自己的心愿。然而就在搬家前不久,母女俩得知这个新家庭原本决定搬入的新公寓还没完工,需要暂住在陆斗家里。陆斗家只有两间房,新婚燕尔的新夫妻不想分开住,于是就想让两个孩子住在一起,顺便也希望借同居的机会,拉近两个孩子间的距离。可是,如果陆斗知道步梦是个女孩子,肯定不会同意两人共住一间房的,于是步梦就不得不变身成了男孩子。因此,步梦为我们上演了女孩——“男孩”——“伪娘”的三段大变身。

既然使用了“性别转换”的题材,那么各种意外便成了不可或缺的内容。像是在电车上陆斗感觉到步梦的胸前有突起,害得步梦不得不谎称这是用Pad垫起来,还触及了她对于自己胸部太小的心理阴影;亦或是陆斗意外地看到了步梦的内衣,并擅自解释为“女装不仅是外面,连内衣也要穿女孩子的”。而随着陆斗发现自己对步梦有好感,他不断纠结于自己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这样的事情也曾发生过。通过性别转换题材,剧本作家很好地调动了玩家的情绪,让他们投入到了这部作品中来。不过,利用性别转换来写一个欢乐的义兄妹爱情故事显然并不是剧本作家想要做的。步梦的性别问题说到底只是一个噱头,因此在故事中段,陆斗就在无意中知晓了步梦的真实性别,而后面到来的才是步梦的这个故事所要阐述的真正主题——家庭。

再婚家庭所带了的各种矛盾也是二次元世界里非常常见的题材,三谷家从表面上来看问题没有那么严重,在其他角色线中也显得其乐融融。但是,在步梦线中,这个问题却被挖了出来。其根本原因就在于陆斗对于亡母所抱有的那份深刻感情,他可以接受步梦作为自己的“弟弟”(妹妹),但是却无法接受步梦的母亲“成为”自己的母亲。他曾经表示他可以将良子视为家人,但是无法将其视为母亲,自己的母亲永远只有一个人。这就使得三谷家形成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格局。用陆斗父亲直真的话来说,那就是自己明明希望组成一个四人家庭,但现在却感觉像是一个五人家庭。

认识到这一问题的直真采取了比较激进的手段,由于陆斗生母三谷郁美的娘家打电话来,希望直真能够将自己女儿的遗物送回来,以慰藉郁美那日薄西山的父亲,直真就顺水推舟,将前妻的遗物一股脑儿地送了回去。这给了陆斗以巨大的刺激,他不仅对自己的父亲恶言相向,还对试图制止自己的良子吼了一句“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这时,站出来让陆斗冷静下来的,便是已经和他关系很好的步梦。因为有了妹妹的陪伴,陆斗很快恢复了冷静,并向直真和良子到了歉。在这一个桥段的处理上,可以看得出剧本作家还是很用心的。当时的步梦刚刚在陆斗的帮助下开始学会去依赖朋友,而这一次,则换成了步梦来帮助陆斗试着去正视他一直没有正视的问题。这种互相扶持的感觉,让人感觉很温暖。

然而,就在笔者以为两人会就这样在对方的激励之下各自解决自身所存在的问题时,剧本作家却靠着陆斗母亲的一封信把陆斗与良子之间的问题给打发了,把这条线最后的舞台留给了步梦和一场车祸。这让人觉得他是在写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要写的不是家庭伦理剧,而是爱情故事似的,草草地把前面铺垫了那么久的家庭故事给结束掉了。虽然最后步梦为了修好郁美留给陆斗的手表而遭遇车祸的那一段描写得很让人激动,视角不断在步梦和陆斗之间切换的手法也运用得十分到位,但是还是难以弥补之前家庭部分匆匆收场给笔者所留下的遗憾。

上一篇:『魔女恋爱日记』与新岛夕的GALGAME恋爱哲学⑨ 下一篇:对全年龄作『现在就想告诉哥哥我是妹妹』的碎碎念②

推荐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