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题 ] 现实主义者的仙境梦游记 ——森崎亮人×紫社的新作『ハピメア』③ ...

2018-5-16 09:52| 发布者: zs392172296 |原作者: 如月千华 |来自: 二次元狂热

简介:于是,当她开始期待她人的到来,这个长不大的梦便渐渐走向结束,追寻她的踪迹来到梦中的透,也理所当然地成为她心目中最重要的存在。当她能够坚定的承认“不要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不只是透,还有咲,有栖,甚至包括 ...

【【长不大的彼得潘——平坂景子】】HirasakaKeiko

 

独自在街头卖唱到深夜,天下起大雨依然因不愿回家而像迷路的小狗一般被透领回自己家里的景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相当稀有的人种。

景子的父亲是一个不顾家的企业家,如今常常不回家,对景子的生活也不闻不问,母亲更早在数年前就离家出走,即便如此,由于父亲在社会上颇具声望和地位,不断有人前来献媚,为了讨好她父亲而接近她。对于这样的“大人们”的世界,景子充满了厌恶,也早已对自己周围的环境产生了厌倦。她说话处事淡泊,对周围和对自己都表现得漠不关心,虽然每天按照规则按时上学,但却始终孤身一人,不愿与他人接触,而由于她又是学校理事长的侄女,所以在学校里即便是老师也几乎不会干预她的行动。学校和生活方面的极大自由,使她养成了放荡的习惯,小小年纪就在抱着一把吉她在街头卖唱便是她的特权之一。

当她决定跟着透——这个只在路边见面一两次面的学长回家的时候,就做好了抛弃处女之身的觉悟,可却没想到这自暴自弃的行为反倒换来了透一番多管闲事般的担心,更没想到从此被卷入了一连串奇怪的梦境。不久后,与往常一样来到学校的景子突然变成了一个喜于言笑,乐于交友的“阳光少女”,透很快就从她的身上察觉到了来自恶梦的气息——原来是景子沉溺在舞亚引起的恶梦中,选择了逃避现实,恶梦中虚假的景子的形象竟然开始侵蚀现实世界。

弥生无情地指出,景子把自己的境遇的责任全推给世界,不愿意去反抗或对应,反而被美梦所迷惑,这一切不过是她自作自受而已。但曾经也深陷恶梦无法自拔的透则认为,即便逃避现实是景子的错,但却不能放任不管,就像当初咲将自己唤醒了一般,他必须抓住景子,让景子明白自己的错误。在梦的深处,透在一个无人的世界里找到了不再想回到现实的景子,拼命地想要告诉她:即便绝望,现实也是无法代替的,而一味逃避更只能让现实变得更加糟糕。透的话语都是正论,都是他亲身体验,但这样直接的说教并不能打动景子。

成长,是每个少年少女都必须经历的过程,在这过程中“大人”的存在显得格外重要。景子因为认识到“大人”的虚伪和肮脏,不愿意与其为伍因而对周围的一切产生反抗态度,她拼命地想要踮起脚跟逞强,反复地表示自己一个人也能活下去……但是这些行为恰恰证明了她还是个“长大不的孩子”。

尽管原因和过程都不相同,但弥生也曾有过与景子相似的“中二期”,因此,她对于景子的内心可谓了如指掌。她跟在透的身后来到景子跟前,若无其事地表现出嘲讽和鄙视。所谓成长也就是成为“大人”的过程,要想在这样的现实里生活下去,或多或少会需要懂得人情世故,弥生抓住景子“自命清高却因找不到立足方法而最终选择逃避”这“败家犬”般的行为,用激将法成功把景子逼出了梦境,但问题并没有就这么解决。这之后,经过与大家在一起的生活,景子渐渐感受到友人之间的羁绊,与透结为情侣也让她对幸福的生活产生了憧憬,但是景子始终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一日,曾一度消失的舞亚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一次,舞亚准备的舞台是一个时间的流逝比现实缓慢数倍的无人的学校,景子在这仿佛永无岛的世界里生活了一周时间。最开始,不需要在意别人的随意生活的确很轻松自在,但随着独处的时间增加,寂寞,不安便慢慢浮上心头,她才意识到自己曾经希所希望的“一个人生活下去”是一种天真。的确,景子一直就像一只寂寞又难以接近小狗一样,渴求着他人的关怀却不愿意承认。对于在街头卖唱,虽然她曾自称仅仅是想唱歌而唱,但将地点选在选择人多的街头就已经正式她的内心是希望有人能听她歌唱的。

于是,当她开始期待她人的到来,这个长不大的梦便渐渐走向结束,追寻她的踪迹来到梦中的透,也理所当然地成为她心目中最重要的存在。当她能够坚定的承认“不要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不只是透,还有咲,有栖,甚至包括她的欢喜冤家弥生,有他们所在的现实成为她选择接受现实,成长为“大人”动力。
上一篇:现实主义者的仙境梦游记 ——森崎亮人×紫社的新作『ハピメア』② ... 下一篇:现实主义者的仙境梦游记 ——森崎亮人×紫社的新作『ハピメア』④ ...

推荐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