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题 ] 现实主义者的仙境梦游记 ——森崎亮人×紫社的新作『ハピメア』④ ...

2018-5-17 10:52| 发布者: zs392172296 |原作者: 如月千华 |来自: 二次元狂热

简介:是在弥生和景子的协助下披荆斩棘来到了“城堡”的顶端,说服了在颤抖中不知所措的咲。尽管两人面对舞亚,内心软弱的一面依然无法改变,但两人相互支撑,共同面对,同时扣下手枪的扳机,击碎了名为舞亚的恶梦之花。 ...

【【不愿醒来的睡美人——莲乃咲】】Hasuno Saki

 

很难想象咲在这些年里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生活在透的身边的。

数年前,是她一巴掌将透打醒,把他从梦境拉回了现实,她也成为了比原本“邻家青梅竹马”关系更亲密的“妹妹”。在旁人眼里,这对没有血缘的兄妹亲密无间,形影不离。平时只要透有任何不轨的举动,咲能用眼神杀死他,若透对别的妹子有任何非分之想,咲会毫不留情地予以肉体的制裁……不管这些是因为咲嫉妒还是独占欲,总之,妹妹的立场让她能够很自然地干涉哥哥的言行。但不论是交往了2,3年时间的弥生,还是刚认识不久的景子和有栖,都绝不会羡慕咲——只要近距离了解两人,就知道这样的兄妹关系才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论咲如何主动,如何献身,透都不会回应她的感情。这不是因为透受制莲乃家对透的威吓,也不是因为顾忌世俗的眼光,更不是透不重视咲的存在,而是咲变成“妹妹”实质上是自愿成为舞亚的替代品。咲明白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她也试图说服自己认命,但终究不能压抑自己的感情。于是她也会幻想,幻想一个没有舞亚存在的世界,自己和透只不过是普通的青梅竹马,她也只有在这样的“美梦”中,才能体验真正的幸福。

在经舞亚篡改的梦中,透看见咲在不可能实现的假象中嬉戏的身影,才意识到自己为咲带来了多大的痛苦。当透打破了这美好的幻象,舞亚对两人提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这个幸福的梦里没有我呢?——咲不敢承认自己的私欲,而透了解到她内心苦楚的透也不忍心多做指摘,结果他们两人都没办法面对现实,直面太过残酷的过去,于是只能按照有栖的方法强行终止了这个恶梦。不过透好歹向咲坦白了自己的心意:即便他现在不能接受咲,即便咲还是他的“妹妹”,但他依然是需要咲的,甚至没有咲他便无法活下去……咲听到这真诚的“告白”也不禁向令她无奈的哥哥露出了欣然的微笑。也正是这样坚守着自己“妹妹”之职责的咲,才能在后来当透落入舞亚的分不清现实的时候,再次将透救了回来。

众人在一同度过了诸多难关,透终于接受了咲的感情,但一切还没有结束。虽然透在梦中的森林里与舞亚道了别,可舞亚却并没有真正消失,她依然潜伏在透的内心,今后依然可能成为噩梦让透永远无法安宁。察觉到这一点的咲为了能让自己和透都摆脱过去的束缚,独自来到梦里想代替透再次与舞亚告别,却没有成功。

舞亚为她准备了一个“三人在一起”的幸福的梦,咲却没有接受。这一次,她终于直面舞亚曾提出的那个问题:之所以当初那个梦里没有舞亚,是因为她并不希望舞亚分享透的爱。如果舞亚一开始就没有离开,三人一起长大一起分享着幸福,这的确是最完美的结局,但现实是残酷的。舞亚离开了,透也险些随她而去,咲拼命地将透拉回现实,但“必须面对现实”、“梦终究是梦”之类的话语只不过是借口而已,她之所以成为透的“妹妹”,更本质的原因还是为了夺走舞亚的地位,将哥哥留在自己身边。

数年来,她虽然的确与透生活在一起,但却是不是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她后悔亵渎了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同姐妹的舞亚,更后悔自己用“妹妹”的身份束缚住了透。如果对于不知真相的本人来说,梦和现实没有本质区别的话,相比痛苦地活在现实里,让透继续在梦中享受着幸福不是更好吗?这份后悔成为她内心无法消除的弱点,舞亚抓住这个弱点,改造出一个睡美人式的梦境,而咲则成为在城堡顶端等待王子之吻的公主,只不过这个公主抗拒着王子的到来,她希望忘记现实的一切,沉睡在没有后悔的梦境里。

咲留住透或许的确是因为她的私欲,但透因此得到救赎也是千真万确的。失去舞亚,对来说就像是失去了自身的三分之一一样,而他之所以能够生活到现在,全都是因为咲承担了双倍的责任。即便同样是“妹妹”,但在他眼里咲就是咲,他并非单纯是舞亚的代替品。如今,他终于有了与咲一起争取幸福的觉悟,所以哪怕只是自己的“私欲”也要讲咲拉回现实。于是在弥生和景子的协助下披荆斩棘来到了“城堡”的顶端,说服了在颤抖中不知所措的咲。尽管两人面对舞亚,内心软弱的一面依然无法改变,但两人相互支撑,共同面对,同时扣下手枪的扳机,击碎了名为舞亚的恶梦之花。

上一篇:现实主义者的仙境梦游记 ——森崎亮人×紫社的新作『ハピメア』③ ... 下一篇:现实主义者的仙境梦游记 ——森崎亮人×紫社的新作『ハピメア』⑤ ...

推荐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