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题 ] 记“文青”剧本写手朱门优(下)③

2018-6-8 13:46| 发布者: zs392172296 |原作者: 流水线上的溪流子 |来自: 二次元狂热

简介:ひよ却只能一笔带过。主题的不合时令是很重要的影响因素,笔者并不否认剧本展开的正当性,也即写出ひよ和主人公的恋情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推导,也是作者甚至包括玩家在内的一个愿景,但在二章结束肯定不是个好时候,把 ...

Info

游戏名:きっと、澄みわたる朝色よりも、

公司:propeller

原画:やすゆき , ヨダ(SD原画)

剧本:朱门优

音乐:樋口秀樹

发售:2009724

 

 

2006年末也是『いつ空』发售的前夕,朱门优便离开了方糖社。在『战地』上闲散了好几个月后,当他再一次回到众人的视野时,他已经在为propeller的『Bullet Butlers』打着应有的杂。

早前以東出祐一郎、荒川工为核心的propeller会社一向都给人相当硬派,因为产出的作品大都以热血、战斗为卖点。朱门优擅长在设定上故弄玄虚,但他对热血、战斗场景却是反常地钟爱,自『黒3』开始几乎每一作都会捎带上些许,这既是设定上的需要(不少角色都被朱门优设定成相当能打),又仿佛是在向玩家重申他的热血未曾泯灭一般。『いつ空』是朱门优一次非常大的尝试,他在作中首次埋入了大量的战斗描写,但正如笔者的谨慎用词:这只能算是“尝试”,拖沓的臭长文段除了延滞热血的到来外,就只能加快玩家扔盘的速度。

因此,在笔者得知朱门优加入propeller后就一直都保持隔岸观火的态度,即使得悉他所主持的于2008年中发售的Fans Disc『クロノベルト』得到好评也依然故我。直到2009年,笔者看到割裂于propeller硬朗风格的『朝色』竟然出现在眼前时,那份华丽得来又装逼、艳丽同时也少不得文字游戏的风格总算说服了笔者,那个的确是朱门优。

 

朝色』是一个麦比乌斯圈。

当笔者沿着环的中央剪开,笔者的心态便发生了三次变化:这应该是一个环(『朝色』的主题是友情)感觉不大像,剪开后可能会变成两个环?(他不仅想说友情,和爱情也搭界了)原来还是只有一个环,只是这个环是反扣的(还是以友情为主题,但形式上被含糊了)。『朝色』通篇的“四君子”似乎是无可争辩的,但同样无可争辩的是朱门优绝少会给玩家一个无可争辩的主题——朱门优只会无可争辩地给玩家带来世界观,这才是不具有“似乎”、“也许”等笼统描述的“无可争辩”。

对于朱门优,笔者一直都有个认识,那就是他从未将“写出一部具有主题性的作品”定在写作中的最高优先级。他的做法是对笔者个人偏好的倒置:笔者一向觉得作品应该是围绕某个中心思想而向设定、情节等方向展开,朱门优则不然,他的整个故事都是为世界观服务,或者说,世界观设定就是他的“中心思想”。主旨也好角色也罢,这些都是世界观在剧本推进的过程中逐步完善并顺道捎带上的佐料。所以,『いつ空』里无论ふたみ还是このめ都在讴歌女方的伟大,但纵观整条线路会发现朱门优从未想过要讴歌什么,他纯粹是借一堆胸怀浪漫主义的少女来牵引出何等沉重的设定,继而反衬出世界观的残酷罢了。

『朝色』却不大一样。从剧本一开始,朱门优就借以主人公之口,以“四君子”这一关键词明确了这部作品想要专注的主题——友情。故事的男主人公“竹”之崇笹丸怀抱着重聚儿时玩伴“四君子”的愿景来到了梦见鸟学园,然而迎接他的却是“梅”的一句“让我们从‘君子游戏’毕业”。执拗的“竹”绝不屈从于现实的冷嘲!他坚信这份从孩提时代便凝结起的羁绊绝对不会褪色,因为“四君子”是不可替代的,所以他暗自起誓,一定要以学院的课题作为契机,重新构筑起如那时般心心相印的关系。“重构”,便是朝色』升起之地。

尤令笔者惊讶的是朱门优这次确实玩得很认真:直到二章中段的剧本都在围绕着该主题突进,他以其始终细腻的文笔将角色们的纠结和决心写得如德芙般顺滑。正是如此,虽然二章开头依然劈头就来主人公长长的黑历史,但笔者还是原谅了这次超展开,特别是当小高潮处主人公向玩家展示“朝色”这部作品,特别是配合游戏中恰到好处的演出,此刻的胜景宛若天人下凡,“友情”亦在此地升华到最高峰。回想以前,当故事进行到接近一半,『蜜柑』的主人公看着自己写下的故事,脑海中悲伤的记忆正逐步被成型;『3』的主人公已将圣女凌辱多次,チッセ冷静地站在一旁释放着嘲弄般的视线;『めぐり』中主人公和妹妹こま四目相对,未婚妻却只能守在边上压抑着内心的妒忌。谁又能掐指算出朱门优在当其时究竟在剧本主题之上盘算着什么?

『朝色』注定是叛经逆道的。相对『いつ空』里世界观的庞杂和伏线的千倾万碾以致突出了一节蛇尾,『朝色』则力图让世界观成为道路上必看的风景,无需多少痛苦便能掌握到剧本全貌;遣词造句上没有『黒3』那种剧场式演讲,更没有『いつ空』挑战玩家忍耐力的晦涩,平易近人的程度也是冠绝六作;『めぐり』和『朝色』作为少有的设定不花俏的作品,后者不具前者的连贯性,但后者对剧本节奏、演出的掌握也不是前者所能媲美的。不管是不是巧合,反其道而行的『朝色』作为第一部得到汉化的朱门优作品,这道门槛实在立得太巧妙,以致笔者在推荐『朝色』时只能惆怅在“典范”和“反例”两个名词之间。

 

——但麦比乌斯圈是一个怪圈。『朝色』的天人五衰在于它从一开始就极其显眼地摆正了主题,却在后来由于作者自身的癖好渐渐绕进含糊暧昧当中。与神ひよ是“加害者”,却更多是被害者。

ひよ通过类似隔世情缘的设定来映射出其用情之深,着重刻画内心的贤惠坚忍来突出她精神的伟大——朱门优毫不掩饰,这就是在照抄了桜守姫このめ的造星手法。从效果上看是不算太坏,二章中段转成暗调起直到本章结束,ひよ都处在剧本事件的中心,这可以看出朱门优在本章当中还是意图把ひよ往深里写。尽管ひよ的正面描写机会其实并不多,但玩家依然能够通过反复提唱的设定还有角色的反衬(例如主人公对ひよ的态度的前后变化)来推敲出她的背负和呻吟。章节末尾,随着主人公的醒悟和一个临终表白,故事再次进入了一个小高潮,基础至极的煽情不会难倒我们的“お朱門ちゃん”。

然而提升与神ひよ的地位实则偏离了『朝色』开篇便向玩家明确的“君子”之交,因为除了二章后半着重通过ひよ来体现爱情外,无论是里主角若,又或者是四君子,又或者是配角如青姊妹等,最后都以“友情/亲情”为台阶走向“人心的关怀”上。

因为定位的问题让笔者可怜起ひよひよ身上装备了このめ式设定,身为青梅竹马的她在各个时候都扶持着主人公走出困境,却最终也和このめ一样被世界观给彻底压倒,让她和主人公的对手戏在大潮里显得无棱两可。二章末的前世记忆穿插与其说是在营造主人公和ひよ的羁绊来增加冲击力,不如认为这是为之后第三章的展开作铺垫。待第三章把若推上台面,二章的伏线悉数引爆,由于之前已经将唯一的爱情剧表述清楚,朱门优就选择了仓促地撮合双方,主题迅速归位,ひよ却只能一笔带过。主题的不合时令是很重要的影响因素,笔者并不否认剧本展开的正当性,也即写出ひよ和主人公的恋情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推导,也是作者甚至包括玩家在内的一个愿景,但在二章结束肯定不是个好时候,把爱情压到倒数第二章应该能收到更好的效果——可惜她面对着一个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竞争对手,若。

上一篇:记“文青”剧本写手朱门优(下)② 下一篇:记“文青”剧本写手朱门优(下)④

推荐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