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题 ] 记“文青”剧本写手朱门优(下)⑤

2018-6-13 10:24| 发布者: zs392172296 |原作者: 流水线上的溪流子 |来自: 二次元狂热

简介:笔者在结束本文的当天刷了一下朱门优的日志。沉默了2012一整年的他写到:近期将有新作的消息。 ——这个至死方休的浪漫独舞又将如何,拭目以待。 ...

あやめ,笔者有一个推崇备至的短语:温柔得只剩下精子。正如将“勃起”改成“欲火焚身”并不会增添多少文艺气息一样,本作的主人公做事果敢也丝毫不会动摇其誓愿当吃生菜的特质。一个满嘴恩义并誓死要追随大小姐的仆人,又怎么会因为他人的一点不足道的危机而舍身取义?又怎么会看到黑丝袜或者有人爬上床就立刻十月芥菜?又怎么会面对毁掉他主人的女帝时竟无力爆种施以同等程度的复仇,只能让黑丝袜出马解围?又怎会在剧本的最后忘记穿铁底裤而开后宫?没有『めぐり』令人作呕的颓废彷徨自然是幸运,然而承诺和决心的表里不一更多地让笔者觉得他没有个性,真不知道他的奇病是不是叫“番碱强”,发病的时候就反过来读。

在女性角色愈显雷同的当今,要让作品鹤立鸡群是有赖于主人公的正确刻画,经历了前两作成功的朱门优不可能不知道。あやめ的苍白祸害的不仅是他自己,也让女角们止步于滥俗的萌,落笔最重的夕星羽音也不能例外。

【【【图:夕星羽音一开始就站在比其他女主角更高的位置(图注)】】】

羽音作为整部作品的引子,刚开始就已经站到了一个特殊的高度。朱门优给了羽音很不错的起承,她对あやめ中性的、不强调爱恋成分的关爱以及她自身那独特的外冷内热性格,都表示朱门优总算能脱离开燕子花こりす那持续多年的大小姐模板。更为出彩的是,青山ゆかり的嘶哑声线将泪腔给渲染得淋漓尽致,关键是嘶哑的来还有份额外的失望和怨怒,在煽情里造成了更强烈的破坏力。可惜自『黒3』至今的暗黑调剧情未见朱门优达成任何转机,各种狗血更不会带来多少正面影响,中段的告白之后,月亮学院线陷入了单一的“魔法”战斗中,空泛的舞文弄墨让朱门优错失了唯一一个最有可能向他的以往致敬的机会。

作为反面,太阳学院线虽然素质一般,但中规中矩的走法却能让剧本远离危墙,再者该线没有沉迷于卖弄设定,其中的关键词“奇迹”同样间接地减轻了因超展开带来的不适感,综合来看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夏日ひかる作为姐系角色塑造出了一个陌路时雍容华贵、亲近时娇嗔连连的两面派,可爱自是无需多言。本线以夏日姊妹间的内心矛盾作为核心看点,朱门优选择对“人”写作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不满的是姊妹的矛盾成了该线唯一的冲突点,而且过了这个点以后,朱门优却将精力瞄准在无关痛痒的事情上(例如无厘头的理念冲突)。如果朱门优能掰掉多余的部分并多铺垫一下姊妹,这就是理想的一波流剧本,固然只有一波,但总算是个刺激的大浪,而不像现在虽然波浪不息,却只能用来洗脚。

除却以上两位角色线,朱门优还为『羽根』设置了三位角色线以及True End。但此时此景又何必提起?那些角色、那些线路无一寄生于世界观上而随后又被抛弃,True End只剩下兜售燃料,后宫结局更让笔者哑然失笑,如此惨状逼得笔者记忆起早先结束『黒3』后只想摔盘的愤懑,想不到事隔不久,便又能在朱门优的最新作里再觅身影。尤让笔者哭笑不得的是,回想的量这次倒是破了天荒——接近40个回想连身为凌辱系的『黒3』也比之而犹不及,朱门优屈服于『朝色』里被饱受抨击的回想问题,却选择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这又是何必呢?即插即用式的回想本身就没有多少涵养可言,不如让夏日ひかる多露几次裙底风光来得痛快。

『羽根』真有那么糟糕么?『羽根』真没有那么糟糕,只不过当我们不得不站在十年后的这个时刻回望,那里既没有『蜜柑』力透纸背的上魂主题,又没有『黒3』或『めぐり』玫瑰带刺的倾心角色,也没有『いつ空』考察至白头的新奇背景,更别说『朝色』细腻到甜蜜的情感冲动,不论怎么看,味如嚼蜡的『羽根』都是妥妥的在开历史的倒车。

——抛弃历史的人,终将被历史抛弃!

 

【因果报应】Karma

 

转眼间,仿佛一切都重新来过。

随着母公司WILL+的业绩下滑,几个品牌相继被裁切,MEPHISTO虽然俘虏了浮士德的灵魂,却最终迷倒在上帝指派的天使而竹篓打水。重获“自由”的朱门优是满心的郁闷,他一边在日志里絮絮念着“我正准备玩大的说”作自我安慰,一边就打开『战地』或『使命召唤』玩个大的,偶尔出现在轻小说边上的身影只是镜花水月。

每每下班回家,当笔者带着疲惫仰望城市上方那片没有星光的夜空时,便禁不住忆起『いつ空』里ふたみ向策袒露心迹的那句:让我的心意,抵达那片云后的任何一处。“心意”,这个笼统的名词里是否包含了满天星斗般多的感情?那里有未完的遗憾?有独占的欲望?有迷乱的痴恋?有覆盖在装腔作态下的坚忍?凝结在两手双牵里的记挂?又或是即使弑神也在所不惜的决心?数不清。朱门优带给笔者太多情愫,太多太多,正面反面一应俱全,以致理性都被浪漫主义给冲得七零八落,但此时此刻星光已经被灰霾和光污染所抹去,朱门优也如ふたみ入戏般陷入了他自己的最低潮里,仅有笔者在异国写下本文,或嬉笑或哀怨地指点着不知是谁的江山。

对面冷心热的ふたみ而言,一同向往一同经历、一同挫折一同跨越的巽策才是闯进她内心的英雄。笔者是没有机会成为主人公的了,在现实的舞台里,主人公有且仅有朱门优自己,妙笔生花、遍地华章的“得”和顾此失彼、大局旁落的“失”都必须由他自己品尝和承受。寄望这个曾让笔者领略了多少风情的作者重新爬起来,成为了笔者唯一可做的事。

笔者在结束本文的当天刷了一下朱门优的日志。沉默了2012一整年的他写到:近期将有新作的消息。

——这个至死方休的浪漫独舞又将如何,拭目以待。

上一篇:记“文青”剧本写手朱门优(下)④ 下一篇:不运的演剧派脚本家雪乃府宏明①

推荐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