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题 ] 跨过死地而活着的霍青娥与宫古芳香④

2018-7-11 17:03| 发布者: zs392172296 |原作者: 冰夜华 |来自: 二次元狂热

简介:霍青娥和宫古芳香,两个人都是失去了许多的东西,却又得到了许多人穷尽一辈子也得不到的生命。对于霍青娥来说,活着的意义就是能够按照自己的心意而存在,过去的一切早已如浮云,只需当下逍遥快活。 ...

但是,再怎么强大的力量,也无法掩饰她只不过是一具尸体的事实。她已经死了,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死了,久到究竟是在哪个时代就死去,恐怕只有霍青娥才知道。她的相貌很年轻,身体表面也没有什么瑕疵,稗田阿求在问过懂得医药的人之后推断是死于毒杀。但她曾经是何许人也,为何会被以毒杀的方式结束生命,宫古芳香这个名字是不是她原先的名字,如果不是,她姓甚名谁,来自何方,恐怕就连霍青娥都不得而知。她是霍青娥来到日本之后,在当地所制造的僵尸,日本人这个国籍恐怕是唯一可以确定的,而且也不像是幻想乡出身,现在的幻想乡中没有记得她的人,她甚至都不是一个孤魂野鬼,因为她的灵魂早已经不在她的身上,现在的她只是受霍青娥术法的驱使而活动的尸体,真正的“活死人”。记忆是埋藏在灵魂深处的,灵魂不在了,记忆也就从肉体里消失了,即便复活之后所做的一切也只是遵从命令,还有本能。或许从这残存的本能身上,可以稍微的推断一下她的过去。霍青娥的操纵是通过额头上的符咒来完成的,当符咒撕去的话,她就可以暂时的从霍青娥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回归到最原始的状态。

通过『东方求闻口授』的记载可以得知,稗田阿求曾在墓地空旷地上看到她呆然的站立着,口中念着诗歌,完全不像是一个僵尸应有的行为。在铺满了飘落的红叶的地上,一个毫无生气的妙曼少女在咏唱着古老的诗歌,此情此景,只有刻画在纸上的图像才可以完全的诠释。任何一个熟知她的人看到这样的一幅场景,除了会被感到些许的惊讶之外,恐怕还会被这种诡异的魅力所吸引吧。稗田阿求认为这是因为她还残存着一些生前的记忆,但恐怕这不是记忆,因为她的记忆早已经随着她的灵魂离开,若非要说的话,也许是身体的“记忆”,也就是本能,这或许是她生前,也就是灵魂还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最常做的一件事,伫立着朗诵诗歌。或许她曾经是一位大家闺秀,不谙世事却颇有才华,整日沉醉于琴棋书画,也许可以与那位貌美如花才华横溢的歌姬小野小町相媲美;又或者是一名出身贫寒但却有着理想抱负,不输男子的早熟少女,终日吟诵诗词歌赋,只为有朝一日可以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因而在年纪轻轻就死去的她的身上,留下最多的便是这种行为的痕迹。现在的她或许早就不知道这样的行为代表着什么意义,只是依靠着身体的本能在重复着生前的一举一动。她的悲伤往事,她的沉痛过去,都尽附在这些美丽而古老的诗歌之中,一遍遍的诉说着曾经所拥有的记忆。只是她自己再也不知道其中的含义,却更加的凸显出她那令人扼腕叹息的身世,闻着伤心,听者流泪,她的过去也只能通过这种零星的行为来表现了。

即便如此,现在的宫古芳香也可以说是快乐的,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痛苦是什么,也不知道痛苦的含义是什么,现在苏醒于此的她只是霍青娥所制作的一件道具,但霍青娥却在无意间赋予了她第二次活着的机会,不是生命,而是活着的机会。她没有过去的记忆,但从现在开始可以有新的记忆,她应该会记得霍青娥的好,作为尸体本该会不断腐坏,无法长久保存,霍青娥不仅让她重新睁开了眼睛,更通过咒语给予了不会腐坏的肉体,让自己拥有再一次动起来的机会。如果没有霍青娥,灵魂离去的她肉体也会化为尘埃,什么都不会剩下,既无法守护大祀庙也无法吞噬灵体,更不会有机会再次以本能重现生前的记忆。因而可以这么说,即便霍青娥不以符咒控制,她也依旧会遵从霍青娥。

俗话说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芳香恐怕再也不会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但她会用自己的本能来分辨自己的选择。因而在许多的二次创作之中,宫古芳香常常会健忘,但惟独会记得自己的主人是霍青娥。这种长久以来建立起来的关系早已经超脱主仆的束缚,霍青娥或许不会给予宫古芳香什么人权,但是同为“死而苏生”的存在,最低限度的芳香也是她无可取代的宠物。对于霍青娥来说,内心中那份失去了一切至亲之人的空洞,或许也正在逐渐被宫古芳香所填满,只是这样的感情,外人是永远也无法觉察也无法理解的。

 

【结语】epilogue

 

霍青娥和宫古芳香,两个人都是失去了许多的东西,却又得到了许多人穷尽一辈子也得不到的生命。对于霍青娥来说,活着的意义就是能够按照自己的心意而存在,过去的一切早已如浮云,只需当下逍遥快活。而对于宫古芳香来说,活着代表了什么,她并不知道,但她知道无论前面有着什么样的艰难和困苦,她都会无所畏惧的守护着霍青娥,因为这是什么都不记得的她在再次睁开眼之后所看到的第一件事物,这是她的宝物,任何人都无法从她的手中夺走。她们没有相同的过去,却有着相同的经历,跨越了死亡的领域而在一起的两个人,将会在一起扶持着走向未来,即便这个未来不尽相同,但却也是她们对“生命”所讴歌的最高的颂赞。因为她们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的认识到,重生的条件是什么。

上一篇:跨过死地而活着的霍青娥与宫古芳香③ 下一篇:沉溺在名为未知的恐惧中——封兽鵺一设相关考察①

推荐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