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题 ] 沉溺在名为未知的恐惧中——封兽鵺一设相关考察③

2018-7-16 10:48| 发布者: zs392172296 |原作者: mhcg |来自: 二次元狂热

简介:而恐惧,其实就只是被懦弱的我们无谓填上的灰黑色,是这样的颜色在无知的我们心中刻下的阴霾。也正因如此,早苗可以笑着对鵺说出“飞碟可是人类的憧憬哦?怎么会害怕呢”这样的台词,而对于一般心存顾虑的人类来说她 ...

实与虚的交集——鵺之能力考                     intersection of real and virtual

相反,虽然鵺的能力也与“正体不明”这一百用不厌的四个字相关,她实际的能力效果却已经表现的十分清楚了。“使人无法判断真实样貌程度的能力”这一看似难懂的能力在幻想乡少女中也算是比较特殊的一类;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一能力似乎与她的使魔“正体不明之种”有关。虽然求闻口授里鵺的词条中并未提到她的使魔与能力的关系,不过这一设定却在星莲船的剧情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于各处对话与设定文档中都有出现。例如说星莲船的人物介绍中就提到了有关这一使魔的重要情报:

她觉得这件事是自己等待了很久的取乐机会、于是为了妨碍村纱她们,她就把「正体不明之种」附着在了飞仓的碎片上。

正体不明之种是一种像小蛇一样的奇妙飞行物,其自身并没有确定的姿态。当别人看到它的时候,就会根据那个人所拥有的知识来把它认知成自己能够理解的东西。

因为灵梦她们觉得木片不可能在空中飞行,所以她们就把飞仓的碎片看成了不明飞行物的代表造型——圆盘形UFO了。

虽然村纱她们把飞仓的碎片看成是随着间歇泉的喷发散落到各地的,实际上造成这一情况的也是正体不明之种。

不仅如此,鵺在与各主角的战斗对话中也都有所强调“正体不明之种”的特性,由此可以认为这是她能力的一大重要组成部分。下面列举一些她的发言:

「换句话说,你所看到的UFO是来源于你的想象力。」

 

「有些人只会将它看成单纯的木片,而有些人就会看成鸟兽甚至弹幕,人类的想象力实在是让我惊讶呀。」

 

「正体不明的种子是我的分身,能够将物体的定义直接否定并使目击者将其看成自己可以理解的外形。

大致上,鵺的这些说法也都是在重复星莲船的设定文档中有关她能力的部分。在此之外,也有鵺将正体不明之种送给好奇的魔理沙来让她使用的情节,可以证明由她制造出来的使魔并不是必须要由自己来操控,并且在远离制造者的时候也能起到效果。从星莲船的这些设定看来,鵺的能力与其说是“使人无法判断真实样貌”,不如说是“制造使人无法判断真实样貌的使魔”的能力更准确一些,毕竟鵺在当时并没有脱离了这一使魔之后的能力表现。不过如果鵺的能力表现就只是像星莲船里这样简单的话,这一能力其实有着不小的局限性:“每个人都可以补完不明物的外形并将其化为只有自己接受的模样”这一点除了表明鵺能力的不确定性之外,也从侧面上说明了其不可控性——因为按这个说法来看,鵺的能力并无法定向诱导对方看到自己所希望对方看到的样貌。对于鵺这样只要能搞恶作剧就很开心的妖怪来说或许这一能力十分有用,不过在战斗方面上其就很难有亮眼的表现了,也导致这一能力的实用性大打折扣。这样一来,鵺的战斗方式应该还是更多的依靠她那强大的妖力来完成而并不是这个能力,可以说是与另一位强大的妖怪风见幽香有着非常相似的地方。

虽说如此,从星莲船之后她为数不多的表现来看,鵺的这一能力似乎并非仅仅是如此简单的“制造使魔”,可控性也并没有如前文所认为的那么差。求闻口授的新闻部分中有着这样一篇花果子念报对鵺的报道以及采访:

○月○日下午,于妖怪之山西侧有人目击到了巨大的火球坠落在附近。由于这一场所是人类与妖怪都不会轻易前往的荒废边境,确认其真身的工作变得十分困难。不过因为其并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造成冲击,似乎并非只是单纯的陨石。

除了这一目击报告之外,也有人于同一时刻表示自己在山脚下看到了身高超过十尺(约三米)的巨人。大街小巷中由此出现了将火球认为是坠落的UFO的流言,巨人也被认为是乘坐在其上的外星人,通称为十尺高的外星人。

应该有许多读者在想着:“这又不是SF作品,哪来的外星人啊?”我也是如此怀疑的一员。因此,我将火球与十尺高的外星人的真身念写了一下,得到了这样一张照片。

看到照片就能够明白火球其实只是在空中飞行的木船,而十尺高的外星人则是妖怪鵺(本名:封兽鵺)了。虽然她是用肉眼难以确认的正体不明的存在,不过用念写的话就可以看到真相了。让我们赶快去向她采访吧。

「我只是在找东西哟?说是要把飞仓的碎片全部都收集起来。话说回来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真身的?」

经过采访,火球与十尺高的外星人似乎都只是她为了驱赶无关人士而制造的演出效果。

「我只不过是制造了“正体不明的可怕的什么东西”这样的演出效果而已哟。只要有人开始把我当作宇宙人的话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也会这样认为了。说起来哪会有十尺高的外星人啊……」

据她表示,都市传说这样的东西其实都是像这次的事件一样从流言产生的,而她正有着将拥有真身的事物变得正体不明的力量。无论是谁,都可以将实际上正体不明的事物当作流言的真相来进行传播。这次的事件正是一个因此造成都市传说的典型例子。

话说起来,在求闻口授中通常被当作用来提供二次创作梗的新闻部分其实也有着不小的考究价值,就如同鵺的这篇采访所带来的情报一样。采访中提到鵺制造“正体不明的可怕的什么东西”的这一行为其实就表明了她的能力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定向操控的,而并非是像星莲船与求闻口授的基础设定中体现的那样不可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鵺在星莲船中完全没有展示她能力的这一使用法,不过这一证据也足够让她的战斗力评价上升不少了。此外,鵺在这里完全没有提到“正体不明之种”的存在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毕竟她几乎在星莲船的每条线路中都吹嘘了自己的这一使魔,甚至还使用了“我可爱的使魔”这样羞耻的叫法;同时根据星莲船的剧情来看,作为鵺分身的“正体不明之种”和鵺在隐藏自己真身时化作的神秘光球(在星莲船各面送1UP或者Bomb的那位)在魔理沙的眼中都有着相同的姿态,能用念写看到真身的话应该也没有理由将这一使魔的存在完全忽视才对。考虑到阿求在求闻口授的正文里也没有提到鵺的使魔,如果不是神主有什么特殊目的的话,就很有可能是神主又把这一设定扔到一边去了……不过这种事情也早就习惯了。顺便一提,念写能够无视鵺的能力而映出对方的真身这一点其实十分有趣——“念写”这一超能力在一般意义上来讲其实是指用想象来将既存的概念映在纸上,而如果鵺的能力能够做到她在星莲船对话中所说的“可以否定事物的定义”,那么已经在某种程度上篡改了概念的她会被念写映射出来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了。如果不是因为某位天狗的能力实际上特别强大的话,那就是鵺在形容自己的能力时故意制造了些歧义——不愧是以正体不明为卖点的妖怪呀。不过虽说这里的情况与之前的设定有些矛盾,鵺的能力作用方式也还算是历代幻想乡少女里比较通俗易懂的一位了,不知道难以亲近他人的她是否在将来还有着表现自己能力的一天呢?

 

结语   epilogue

人类究竟为何会对未知产生恐惧呢。

鵺所制造出的UFO的幻象,也许正如她在星莲船剧情中所说,是为了惊吓别人而创造出来的“正体不明飞行物”的最佳代表。然而为什么人类会对这样普通的圆盘产生恐惧呢?仅仅是因为它在不符合常理地飞行吗?还是因为……人类过于强大的想象力呢?未知的事物在身为未知的同时,实际上也留下了过多的空白来等待他人擅自发挥的填色。而恐惧,其实就只是被懦弱的我们无谓填上的灰黑色,是这样的颜色在无知的我们心中刻下的阴霾。也正因如此,早苗可以笑着对鵺说出“飞碟可是人类的憧憬哦?怎么会害怕呢”这样的台词,而对于一般心存顾虑的人类来说她的笑容却显得太过遥远。他们选择了用名为“想象力”的画笔在未知的事物上涂上了浓郁忧苦的颜色,而不再去追求埋藏在未知之内的或许有些危险而又耀眼的“可能性”——这实在是明哲保身的我们的悲哀。

所以人类对未知产生了恐惧,

而鵺开心地藏在我们的身边。

上一篇:沉溺在名为未知的恐惧中——封兽鵺一设相关考察② 下一篇:『东方心绮楼』正式版综合考察——潜藏于假面之下的真实① ...

推荐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