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题 ] 『东方心绮楼』正式版综合考察——潜藏于假面之下的真实① ...

2018-7-17 14:09| 发布者: zs392172296 |原作者: mhcg |来自: 二次元狂热

简介:不过由于心绮楼正式版的初版充斥了各种Bug和很明显的未完成痕迹,看起来制作时间不足的确成为了他们所面对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大概现在出场的人物比起当初计划中的数量少了许多吧;如果黄昏有心的话,之后的补丁添 ...

前言foreword

随着526日例大祭10的举办,東方心綺楼 Hopeless Masquerade.这款东方系列的正式外传作品终于得以展现出它真实的姿态。5个月前的C83开始,这款有着许多变革之处的作品的体验版便已经吸引了许多爱好者的注意,笔者也有幸在之前的2dm上发表过对该部体验版的考察;以当时的情况来说,虽说黄昏フロンティア的革新制作引发了不少玩家的非议,但体验版也为我们带来了一种格斗游戏崭新的可能性。当最后的正式版浮出水面之时,这部作品究竟能否一扫体验版中的不足之处,而获得如同之前绯想天与非想天则一般的成功呢?

 

人物——游离在信仰外的喜怒哀乐Characters

 

作为一部东方系列的格斗作品,爱好者们最先关注的自然是其中那些熟悉的登场人物了。不算新人物的话,本次在初次游戏时登场的角色有“丰聪耳神子、物部布都、圣白莲、云居一轮、博丽灵梦、雾雨魔理沙、河城荷取、古明地恋”这八人;再加上作为隐藏人物登场的二岩猯藏,旧人物里作为可用角色的一共有九名角色,这个数量与当初萃梦想是相同的。考虑到这次所有背景与人物像素图都经过了重新绘制,虽说爱好者们在经过非想天则的二十人豪华阵容洗礼后可能会有些不太适应过少的可用角色,但整体来说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笔者在之前的考察中根据OP中的绘卷列举出了一些正式版中可能出现的角色,从现在的结果来看也只有二岩猯藏没有被笔者和大多数体验版的考察者考虑到,可以认为黄昏还是对这次的出场人物名单有着精心准备和设计的。

当然,毕竟九人的阵容还是有些少,最后的出场人物名额分配也显得有些捉襟见肘。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心绮楼作为一款以宗教战争为表面主线的作品居然没有神明势力的人物出场!且不说早苗和诹访子这两位曾经出过场的角色,就连神奈子和其他神明也没有机会进入参战名单,这就令人有些无法接受了。虽说灵梦被黄昏标榜成八百万神明的代言人,不过实际上灵梦原本的定位还是更加偏向于中立一些,即便这次在名义上领导了神教但是也无法像守矢神社一家那样具有代表性。另一个和神明有关系的角色就是荷取了;但毕竟她和神明的接点相对较少,心绮楼的剧情中她也并未参加信仰大战,作为代表神明势力出场的角色实在太过勉强。

不过从另外的角度来看的话,这次黄昏很明显将在之前的格斗作品中出过场并且除了两个自机之外的角色直接打入了冷宫,就连上一作的Boss衣玖和天子都没有机会出场。考虑到参战人物一般都是由神主来直接指定的,这次的名单大概就是为这些人气不算太高的角色增加一些出场率和关注度吧——这也很符合本作的主题,既然是为了人气的战斗,那么高人气的角色不出场也是能够接受的事情。不过由于心绮楼正式版的初版充斥了各种Bug和很明显的未完成痕迹,看起来制作时间不足的确成为了他们所面对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大概现在出场的人物比起当初计划中的数量少了许多吧;如果黄昏有心的话,之后的补丁添加可用人物应该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就算其他人物没有了出场机会,有一位角色还是必定会在之后的补丁中被黄昏推上前台的——那就是本作的新人物兼最终Boss,秦心。一部普通格斗游戏的Boss不能在一开始的版本中作为可选角色已属少见,更何况是东方系列这样强调人物的作品?然而黄昏就是开了这个先例:秦心虽然能够在故事模式中使用,但她没有任何的技能与符卡,只能依靠普通的攻击来战斗;在对战模式中更是被黄昏雪藏在了最下方的影子之中,即便那片影子看起来是隐藏角色的位置,目前也没有任何正常的方法能够使用秦心——除了修改内存之外。考虑到以上因素,心绮楼正式版作为半成品的情况其实是十分严重的,作为像素图已经绘制完的角色却不能在对战模式中使用,只能认为秦心的设计遇到了困难而被时间不足的黄昏暂时搁置了下来。

说到这里,名为“秦心”的这位新人物究竟是谁呢?在游戏发售之前,日方爱好者们普遍认为心绮楼作为对信仰四部曲(风神录·地灵殿·星莲船·神灵庙)的补充与收尾,其新出场角色的形象应该是某位重要的神祗或是历史人物——这一猜想在某种程度上上并没有错。秦心这一人物的出处即是日本历史上圣德太子手下“秦河胜”,以制造面具和发扬能乐而闻名。所谓的能乐又称猿乐,是日本的一种古典戏剧表演形式,特征是借助面具来表达人物的性格与感情,与中国的脸谱艺术相类似。本次心绮楼的副标题“Hopeless Masquerade(意为‘绝望的假面舞会’)”就是表现了这一能乐艺术,角色们为了人气而进行的战斗实际上都是披上了假面的表演,宗教家们正是如此以“假面”引诱人类从而提升自己的影响力。在本作的世界观中,秦河胜的面具实际上都是由圣德太子——也就是丰聪耳神子所制作;这些面具在神子长眠的时间里逐渐化为了名为“面灵气”的妖怪,即是本作的最终Boss秦心的身份。

虽说如此,在爱好者们纷纷以为心绮楼的最终Boss将是一位重量级人物之时,“面灵气”这种妖怪在日本传说中却并不是什么有名的存在,秦心也并不具有自己之前身为面具时的记忆——换句话说,秦心只是单纯的一个新生的妖怪而已,虽然有着与神子紧密相连的背景但实际上她却无法与神子产生有效的互动,作为信仰四部曲的收尾实在是有些牵强(除非辉针城的后续剧情依旧与信仰有关)。反观之前东方系列各作的Boss角色,从吸血鬼的末裔到圣德太子的本尊,无一不是兼具强大实力与不凡气魄的人物;但到了心绮楼,秦心却只不过是一种与付丧神无异的下级妖怪,对于幻想乡格局的影响几乎为零。这样一来,心绮楼的剧情看起来就过于偏向于外传作品而无法对东方系列世界观产生影响了;虽说如此,这样普通的设定只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心绮楼在东方系列之中依旧占有着十分重要的位置,其理由在后面的剧情讲解部分将会说到。

比较有趣的一点在于,虽然秦心并不是什么强大的妖怪,但她却有着“操控感情程度的能力”这样影响力很大的能力;借助她身边66个各自代表一种感情的假面,秦心可以在戴上假面后自由改变自身与周围人类的感情,这样的能力对于一位Boss来说实在是十分适合。然而由于她自身并不具有感情,用俗话来说就是“三无少女”,所以她的感情只能依靠戴上假面来转变,这就导致她的能力受到了不小的局限性。她的称号“表情丰富的扑克脸”就是对她这一能力的概括与讽刺了。不仅如此,实际上她只是在用自己的能力保持周边人类的感情平衡,而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强大的能力做些什么坏事;剧情中她也是为了稳定人类暴走的情感而不屈不挠地寻找她丢失的假面“希望之面”。一个作为异变引发者的妖怪却没有任何自私自利的目的,同时有着操控感情的能力却没有自身的感情,这样的矛盾感让她的人物魅力增加了许多。不仅如此,在心绮楼的剧情中秦心有着诸多意义不明(或者说是卖萌)的发言,这也为她增添了许多新颖的萌点:例如在魔理沙告诉她什么是“疲劳”之后,秦心直接戴上了一个喜悦的假面并回答道“这就是疲劳的表情!”,引来了魔理沙无情的吐槽;又比如说在一轮向她说“开心的时候微笑就好啦”的时候戴上喜悦的假面说道“微笑微笑!”,让人完全看不出来她究竟在想些什么。能够不谙世事到这种地步,从某种程度来说也着实是有些可怕。拜此所赐,目前初期的二设通常都将她设定为天然系的三无少女,再配合上能够带来感情的假面使她的可塑性比起一般角色都来的要高;不论是夹在无表情与面具感情之间的违和感,还是可攻可受可傲可娇的完美性格,对于绅士们来说都显得十分新鲜而又能够符合他们不同的口味。黄昏对于这样一个人物的基础设定无疑是很成功的;而即便由于制作时间的原因而令她无法及时参战,本次心绮楼曲折的剧情也已经足够成为她踏入幻想乡这片土地的基石。

上一篇:沉溺在名为未知的恐惧中——封兽鵺一设相关考察③ 下一篇:『东方心绮楼』正式版综合考察——潜藏于假面之下的真实② ...

推荐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