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题 ] 梦想太多等于没有梦想,梅津泰臣的三十年历程(一)

2016-10-20 17:20| 发布者: 岩烧碳渣 |原作者: 完蛋了的国王 |来自: 二次元狂热官方

简介:梦想和现实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不是背得动14个代言品牌却跨不过一道栏的蹩脚演技;不是拿本敲了英国馆图章的世博护照就能飞去伦敦看奥运;不是你要苹果四代我给你四袋苹果;也不是你想开微信约炮却只搜到连头像也 ...

        “动画师?不不,我小时候可不想做那种工作,就连高中时代也压根没想过要吃动画这口饭。不信?同学聚会的时候遇到以前那些高中同学,他们中间竟没一个相信我会从事与画画相关的职业,更不用说是动画师了……说来惭愧,我在高中时代基本上没怎么画过画,哈哈哈……”
                        ——梅津泰臣,出自『KITE LIBERATOR Special Booklet』

        梦想和现实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不是背得动14个代言品牌却跨不过一道栏的蹩脚演技;不是拿本敲了英国馆图章的世博护照就能飞去伦敦看奥运;不是你要苹果四代我给你四袋苹果;也不是你想开微信约炮却只搜到连头像也不懂换的班主任老师……而是当全世界都把梅津泰臣当做是一个伟大动画师在膜拜的时候,他本人却表示自己其实想成为漫画家来着(笑)。

        梅津泰臣,这个52岁的老男人头上顶着很多光环,当然他的头衔也可谓不计其数:动画师、原画师、人设家、作画监督、动画监督、脚本作家、演出家……漫画家的头衔也是有的,但这并不代表人们就可以简单定义梅津泰臣此人,就像他不喜欢把自己的活动范围局限在某一个分野里一样,他的这许许多多的头衔也会根据活跃领域的不同而不停变换。这在日本ACG业界莫如说早已是成名已久的大师们的一种的常态。不过,任何一位老师、名人、大家在以“XXX”之名而为人所熟知,在成就现在的丰功伟业之前,都会有一个从此时此地迈出第一步的原点,这个原点便是被称作为“梦想”的东西。在拥有梦想这一点上,梅津泰臣与其他大师们相比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而其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梦想”对于曾经年少轻狂的梅津泰臣而言既非自始至终努力的目标,也非孜孜不倦钻研多年的爱好,而是——说起来并不怎么光彩——只有在前行受阻,为现实所困时才会暂时寄托于其中的一个随时可以拿起放下的念想,一个不折不扣的乌托邦。梅津泰臣今时今日所获得的成功,与他谈及儿时梦想时戏谑的态度乃是一对大大的矛盾,而矛盾正是他青年时代最真实写照的注脚之一。

        按照惯例先来聊聊梅津泰臣的生平和儿时经历吧。梅津泰臣,生于1960年12月19日,O型血的射手座,星座书上对这类人的描述是“向往自由,充满了艺术的天分,能为自己热衷的事物燃烧青春,即便是毫无节制的燃烧”,但同时也“变化无常,让人捉摸不定,尤其是行动力往往高出其他人数倍,会让人感觉过于猛烈,因为无法把握他们行动的方向而产生为人轻浮善变的误解”。我不知道写这类星座箴言的幻想家是不是细致研究过梅津泰臣的履历和个性,总之我必须说星座那一套的确与梅津其人极为吻合,至于如何吻合且听笔者下面详细分解,但在此先按下不表。梅津泰臣出生的年代属于泡沫世代,笔者曾在『“魔法少女”的时代,时代的“魔法少女”』(刊于『二次元研究』第一期与第二期)一文中详细分析过这个所谓的泡沫世代为何会成为目前日本ACG产业的中流砥柱。泡沫世代被称为日本战后出生的最得天独厚的一代人,享受着父辈积累下来的财富,搭上了日本经济起飞的顺风车,又通过种种方式躲过了因为泡沫经济破灭而带来的一系列萧条。泡沫世代的孩子在儿时就已经享受到了父母一辈创造的物质条件良好的生活,出生不久后又恰逢漫画、TV动画和特摄剧蓬勃发展的时期,童年时光大多是浸泡在愉快和充实的物质和精神养料的精心呵护下度过的,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自然天生就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想象力,儿时拥有一两个将来想成为漫画家、特摄片演员之类的梦想也极为普遍。梅津泰臣就完全符合以上的描述,笔者曾经用很长篇幅介绍过的名监督新房昭之也几乎如出一辙。梅津泰臣和新房昭之的关系——笔者并不想在这里卖什么关子——是远在合作伙伴之上的一种有着几十年交情的惺惺相惜的朋友关系,两人出生年月相差九个月而已,又是福岛县的同乡,事实上梅津的老家福岛县郡山市距离新房昭之的老家桑折町大概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可以说在为数不多的福岛县出身的业界名监督里是屈指可数的极有渊源的两个人物。这种同乡之间的信赖感是否对两人之间默契的合作产生过什么影响笔者不得而知,不过有趣的是两人在早年的一些经历上有着惊人的相似点,这倒是值得一书的地方。当然新房在这里出场并没有什么价值,所以以下还是仅就梅津泰臣的个人经历做一番介绍。

        童年时代的梅津泰臣与其他孩子别无二致的地方就是喜欢看动漫,喜欢随手涂鸦,画画乃是其兴趣爱好之一,据说是受到外祖父的影响。要说起儿时的志向,“梦想成为漫画家来着!”梅津泰臣的这番话第一次见诸于媒体是在1986年一本由近代映画社出版的叫『THE ANIME』的杂志访谈中,那年梅津26岁初出茅庐,正因为与MADHOUSE合作多部热门动画而受到关注(顺带一提,在接受访谈三个月后,他的第一部代表作『无限地带23 PART2』便问世了),也是第一次在杂志上谈及自己的梦想和孩提时代,当然这不是最后一次。确切的说几乎每次接受访谈梅津大抵上都会被问及类似的问题,所以读者们早已对他这个“漫画家的志向”了然于胸,不过实际情况大家也都知道,他年轻时没能成为一个漫画家,其中的原因固然耐人寻味,却也不是三言两语能道明的。

        事实上,漫画家这个志向在年幼的梅津泰臣的心中并没有留驻多长时间,孩子是善变的,在升入小学高年级后,他的梦想很快就变成了“想去龙之子工作,想成为一个动画师”。这里提到的龙之子指的是著名的老牌动画公司龙之子Production,这家比梅津还晚诞生两年的新锐动画公司(以当时而言)在漫画家吉田龙夫和两个弟弟的合力经营下敏锐地抓住了SF题材作品在日本的上升期,在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人类科技快速进步的岁月里拍摄了一系列脍炙人口的SF动画名作,其中就包括在我国也极有知名度的『科学忍者队』系列、『人造人卡辛』、『破里拳』等。在梅津12岁那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名作『科学忍者队』开播,奠定了龙之子在观众心目中的地位,也深深触动了尚未升入国中的梅津。梅津对龙之子的创始人吉田龙夫的崇拜简直可以用五体投地来形容,在他看来吉田作为一个漫画家却开办了一间动画公司,并用自己的才智创作出了『科学忍者队』这样优秀的作品,这无疑是为梅津的想象空间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是啊,原来还有动画师这么一条道路。“想成为动画师的念头是从迷上龙之子的作品开始的。说起来当时之所以迫切的想成为一名动画师也是受到吉田先生过世以后,龙之子的画风发生变化这件事的触动,我很想画回龙之子以前的那种风格。”梅津在09年发售的个人第二部画集附录的长篇访谈中曾如是说。吉田龙夫的因病过世是1977年的事,当时的梅津俨然已经是个风华正茂的高中生了。岁月的变迁似乎只是徒然的改变了他的样貌,对他儿时的种种梦想并未产生什么实质上的影响。高中时代的梅津别说是画漫画,就连以前很喜欢的涂鸦也几近荒废了,在谈及自己的高中课余生活时梅津说自己与画画无缘,也几乎不与朋友交谈漫画的话题,高中一年级大部分时间花在了汽车社团和商业会计考试里,后两年则一时兴起练起了少林拳法(日本有少林拳法的段位,ACG业界练过少林拳的人委实不少),据说那是受到李小龙的影响,算起来70年代初李小龙逝世前后的那段时间的确是他在日本的人气达到顶峰的时候,李小龙作品对梅津泰臣的潜移默化倒是一直持续到了今天。不管怎么说在最适合打下基础的高中时代,绘画这门爱好在梅津多姿多彩的生活中算是彻底被排除在外了,不仅如此,被荒废掉的还有他的学业,高中毕业那年他报考大学失败,一下子成了浪人,摆在面前的出路只有两条,要么早点就业,要么继续进修。

上一篇:刷图专用兵器,《Fate/Grand Order(命运/冠位指定)》新手队伍构筑指南(五) ... 下一篇:跑龙套的青涩时代,梅津泰臣的三十年历程(二)

推荐位

返回顶部